首页 >> 健康生活 >>养生知识 >> “优秀乡村医生”刘桂芳老师提出安乐死合法化的议题
详细内容

“优秀乡村医生”刘桂芳老师提出安乐死合法化的议题

时间:2022-05-14     作者:健康生活【原创】   阅读

       最近“全国优秀乡村医生”刘桂芳老师提出了一个建议,安乐死合法化的议题。安乐死是否能够合法化,一直是一个非常具有争议的问题。大家觉得安乐死这件事情应该放开吗?其实上个月卫健委对安乐死这件事儿就有了相应的表态。国家卫计委在官网上发布了人大代表的回复称。“对于尊严时,立法相关,法律医学,社会伦理学界仍存在一些争议,社会认识还不统一,目前存在较多困难”需要继续深入研究相关工作,讲真这话已经说得非常高,情商非常委婉,较为难听和现实的没有说,这全部都藏在了那句“社会伦理学”里面。

1 (1).jpeg

      这种顾虑非常有必要!所谓尊严死或者叫安乐死,有时候既不一定有尊严,也并不安乐,不论叫什么,其实类似的争议已经进行了好多年了。2013年两会就有医生代表给了数据,说医院里面1/3的危重症病人抢救是无谓的,也真的救不回来。现代医学也不是神仙,非常多的疾病都没有攻克,许多病拖也是让病人白白受苦,家人白白掏钱,医院花大力气做了无效治疗。 虽然这是无谓的斗争,但也有它存在的必要,如果你真的把人不当,人只当做一个产生资源跟消耗资源的物品,那么尊严死岂止是有意义简直是资源优化补丁。

1 (2).jpeg

但人之所以是人不是简单的数字以及物品,生活也不是游戏,你去病房里多呆呆就会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尊严死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定义符合尊严死的条件,以及如何保障真正的“自愿”!大家都说国外这块比较开放,荷兰是最早通过积极安乐死的,那么开放的一个国家,各种强调个人意志的重要性,当时在参议院投票的时候也就勉强打了一个55开,最后是46票同意对40票反对才通过的。而且还设定了很严格的启动标准,除了医院要判定没有治愈的可能性之外,医院判定患者本人正在承受无法忍受的痛苦,而药品无法压制这种痛苦,还需要患者在清醒状态下同意,最后再反复确认。

1 (3).jpeg

      这些条件都是极难的,没有极为富裕的医疗资源和,优秀的社会保障体系根本无法支持这些条件存在的基础。那大家自己觉得目前我们现在的条件能不能够做到坚决严格执行这些要求呢?久病床前有没有真正的孝子呢?我不懂,但卫健委肯定懂他们案例看得太多。另外安乐死的核心在于要本人做决定,可是本人的意志经常被其他因素所左右,这就涉及到他们的意志是否是自由意志。就像荷兰红灯区里面的工作人员也都是自愿的,但这个志愿里面就无法保证是否包含被迫资源,可能是为了钱为了生存,为了家庭,本质上都让卖或者不卖的抉择,变得不纯粹不独立。现实中职场这么多人,加班都没有加班费,你能说大家是自愿的吗?但你如果询问他是否是自愿需要工作养家的,大家做出的决策看起来又像是自愿的。

1 (4).jpe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